首页
>>特色板块>>教师专栏

山中溪流(语文组 王玲)

千赢国际注册账号  王玲

泉城之南,群山绵绵,流水依依。

山中的溪流,是山最中意的一棵树,中意到只可意会。

溪流,滑滑地抚摸山的肌肤,把最透明的心语倾诉给细细聆听的山峦。它是一部关于山的字典,在仓颉之前已经编纂,任许慎如何说文解字,任于丹怎样汉字新解,它在不断吸纳社会新成员的过程中,保持着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势,成为人们获取新知的工具书。

溪流往往在山脚或山谷洼地与人相遇,于是,人们便很关注它的路途,它的由来。

游山览胜,无水,是山的失落,也是游人索然无味旅程的开始。溪流是最好的导游,要声有声要色有色,绘声绘色,秀色可餐。山本是冷峻的,如日本演员高仓健的脸,使人欣赏其高大峭拔的崇高之美,却冷峻得使人敬畏,而走不进其生活。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焉,恐怕不止周敦颐心目中的爱莲。

溪流最大的吸力在于挑逗人好奇的神经,激活光怪陆离的想象。或踽踽独行,或结伴嬉戏;或闲庭信步,或飞流急湍。静态与动态珠联璧合,仿佛一篇优雅的散文,使人舒适受用。

溪流的旅程从不孤单,其团队成员无以数计,且从不预定行期与行程,随意一游更能散心舒意。松柏是少不了的,有山的地方则是有松柏的地方。它们有时均匀布阵,有时闲散漫步,但它们知道,自己面部的光泽是溪流的滋润霜,松油便是这滋润霜的萃取。也许是为报答这幸福的赐予吧,每当溪流淙淙,就有松涛和鸣。细草也是不寂寞的,有水之地便是草之故乡。在溪畔颔首,在溪中招摇,如一枚枚纽扣,点缀得无怨无悔。游鱼只是细细的几尾,游得正爽,溪流给它们做了一面面小镜子,让它们玩一玩自拍,存几张小照,向子孙证明自己的少年。黄芦苦竹,苍耳野蒿,都有自己的牌号,不管是秋霜染红,还是盛夏吐翠,严冬储藏,它们依然是这一团队的风景线。溪流不拒绝新朋,不舍弃老友,不管豪富赤贫,不管地位尊卑,来者是友,行之孕情。它以欣赏的眼光,送去对生命的友爱与抚慰。

溪流的路程,从不平坦,在秋日私语中展示自己的温婉,也在夏日倾诉中释放自己的豪放。它并不欣赏生命的大起大落,但一旦产生落差,它绝不沮丧,而是巧借地势,变换形式,在奋然一越中完成另一种生命形态的塑造。于是,字典里就多了一个叫瀑布的名词。急流直下,白练飘飞,或千尺,或几米,弹奏的乐音由"淙淙"而"哗哗",落差越大,就越壮观,使行人欣然驻足,或如醉如痴,聊发诗狂,或游目骋怀,信马由缰;一扫羁旅行役之孤寂、失意落魄之灰尘,使"鸢飞戾天者,望峰息心","经纶世务者,窥谷忘返"。

溪流依然流淌,直至天老地荒。它是有源头的,且这源头的能量不可测量,才保障其机体健康,为其良好的心态提供精神的后方。溯流而上,像武陵人寻找桃花源,只能是"未果"。因为,直至山顶,你不过只见一线泉眼,其源头,一滴一滴,无声的水珠柔弱得快无法呼吸,让你不相信它孕育了诞生飞瀑的力量。

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。

水往低处流,它并非安家于高山,而是回归母体。那极顶的一滴一滴,乃地下蕴蓄了几千万年的力量化成的精灵。植根于大地,方有真正的轮回,才会在轮回的旅途中尽享生命的点滴。脱离母体,可能会烜赫一时,高调出场,但那不是生命的本真。失去了滋养之根,生命会面黄肌瘦,直至枯萎。不能承受生命之轻,是失去厚实的立足地而产生的失重。不管人们多么梦想飞天,要添加原料,还得回归地球。

溪流,因其接地气,才有底气,才不急不缓,宠辱不惊。山中溪流,流淌着山的历史、山的现在、山的未来,这一切,源于山下厚实的土地。

泉城的溪流是有根的,我深信不疑。

 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